【每周一鉴】电影《教会》

嘉兴之窗 2019-05-20

经典电影《教会》是一部关于宣教士、关于基督信仰的电影,并且是根据真实历史拍摄。这是一部在历史上屈指可数的,同时荣获两个电影界最高级别奖项,奥斯卡和金棕榈奖的电影。

 

电影主创阵容非常强大,导演罗兰.约菲曾因反映红色高棉的《杀戮战场》蜚声国际,收获当年三项奥斯卡奖项。影片配乐是由奥斯卡终身成就奖得主恩尼奥·莫里科内完成,该片配乐名列《AFI百年百大电影配乐》第23名。

 

《教会》向这个世界呈现了不可思议的、超越生死的基督信仰;也带领我们以极深度的视角,来重新思考我们的信仰。电影改编自真实的历史,不仅能够帮助我们更加清楚地了解教会在殖民扩张处境下的作为,澄清我们对于教会的误解;同时更能让我们通过这个充满艺术魅力以及信仰张力的故事更深地认识信仰,更加警醒地面对信仰逼迫和挑战。

 

一、危险的宣教

 

十八世纪五十年代,耶稣会修士深入南美丛林(今巴拉圭、阿根廷、巴西交界处),向当地原住民瓜拉尼人宣教。这些宣教士不仅面临语言不通、环境艰苦的挑战,而且常常面临死亡的威胁。在电影刚开始,一位宣教士就被当地土著绑在十字架上,丢入河中。宣教士顺着水流飘动,最后葬身于瀑布之下。

 

面对如此艰难危险的环境,耶稣会的宣教士并没有放弃。曾差派已经殉道宣教士的嘉比尔决心再次前往瀑布之上的丛林,继续向瓜拉尼人传讲福音。嘉比尔冒着生命危险,从瀑布旁边陡峭的山崖爬到上面。进入丛林后,嘉比尔知道他随时可能被警觉的瓜拉尼人杀死,他坐在石头上,慢慢地掏出了双簧管,开始吹奏起美妙的音乐。

 

紧紧盯着嘉比尔的瓜拉尼人因为美丽的音乐慢慢放松了对这位外来侵入者的敌视,嘉比尔用音乐征服了瓜拉尼人。簧管吹奏的这段音乐主题非常感人,后在英国歌唱家莎拉•布莱特曼再三请求下,改编成著名歌曲《在梦幻中》,随后世界各国的许多歌手和演员组合竞相演唱这首歌。

 

导演并没有将重点放在嘉比尔如何改变瓜拉尼人上,而是直接呈现出最后的结果——瓜拉尼人接受了基督教信仰。

 

二、浪子回头的“该隐”

 

接着导演花了不少笔墨去刻画第二主角,由罗伯特·德尼罗扮演的西班牙殖民地佣兵罗德里戈,他拥有健硕的身体,富有冒险精神,专门负责抓捕当地土著来充当奴隶,曾经抓捕和杀害了不少瓜拉尼人。罗德里戈非常自信,甚至说傲慢自大。所以当他的爱人告诉他,她爱上了罗德里戈的弟弟时,他无法面对和忍受爱情上的失败,一气之下如同该隐一样杀死了自己的亲弟弟。

 

爱人离他而去,自己的弟弟命丧自己手中,良心上的控告如同重担一样压在罗德里戈的心里,他变得一蹶不振,将自己关在教会的一个房间里,拒绝和任何人对话。这时教会想到了嘉比尔,请他来帮助罗德里戈嘉比尔鼓励罗德里戈勇敢面对自己的过错,要寻求上帝的赦免。

 

罗德里戈:我一无所有。

嘉比尔:你有生命。

罗德里戈:我没有生命。

嘉比尔:你有一条出路。

罗德里戈:我已罪无可赦。

嘉比尔:上帝赋予我辈自由,你选择犯罪,难道没勇气忏悔?你可有勇气?

罗德里戈:我再怎么忏悔也难补偿。

嘉比尔:你敢不敢尝试?

罗德里戈:我敢不敢?你要不要看我失败?

……

 

即使艰难,罗德里戈终还是迈出了走向悔改的一步。但是他如同《天路历程》里的“基督徒”一样,仍然背负着“重担”。他想要跟着嘉比尔一起去到瓜拉尼人中间,任凭瓜拉尼人向自己报仇,希望用这样的方式得到解脱。罗德里戈背着象征暴力的盔甲和配剑爬上高高的瀑布,穿过茂密的丛林,他跪倒在瓜拉尼人的面前,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可是令他想不到的是,瓜拉尼人原谅了他,非但没有杀他,还帮他割断了拉着重担的绳子。亲身经历被原谅的罗德里戈得到了彻底的释放,他放声痛哭,充满感恩地拥抱着嘉比尔和瓜拉尼人。重获新生的罗德里戈决定和嘉比尔一同和瓜拉尼人生活在一起,在这世外桃源一样的生活中,罗德里戈充满了感恩。罗德里戈为了表示感谢,问嘉比尔,他应该做什么来报答瓜拉尼人,嘉比尔没有告诉他具体的方法,只是告诉他先读读圣经。

 

在这段安静的时光里,《圣经》里的话语带给他深深的满足和平安:

 

我若将所有的周济穷人,又舍己身叫人焚烧,却没有爱,仍然与我无益。(林前13:3)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林前13:4)

 

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爱;这三样,其中最大的是爱。(林前13:13)

 

随着信仰的建立,瓜拉尼人建造了属于自己的教会。最后,在众人的欢呼和盼望下,罗德里戈加入到耶稣会,和嘉比尔一同来服侍瓜拉尼人。

 

三、向真理忠贞还是向利益妥协

 

随着西班牙和葡萄牙殖民势力的推进,教会建立的安全区与他们的利益发生了严重的冲突,他们需要奴隶,而教会却平等对待他们,反对奴隶买卖。因此,西班牙和葡萄牙给梵蒂冈施加压力,希望将教区撤离。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教会处于一种较为复杂的处境之中,难以做出决定,于是梵蒂冈派出一名红衣主教来裁决教区是否要撤除。

 

红衣主教到达后,首先聆听了教会和西班牙、葡萄牙殖民政府之间的辩论。殖民者宣称这些土著野蛮没有人性,就应该用野蛮的方式对待。但是这些“野蛮人”却能唱出美丽的赞美诗,歌声美丽动人,直达天庭。嘉比尔告诉红衣主教,他们一样是有灵魂的人。但是殖民者仍然强词夺理,红衣主教难以决断,他要亲自参观教区,再做决定。教会里的瓜拉尼人用美丽的歌声迎接他的考察,红衣主教被当地教会的复兴所震撼,这更加让他难以决策。看着这些充满渴望的瓜拉尼人,内心充满挣扎的红衣主教感慨:假如我们没来,这些印第安人是否会过得更好?

 

红衣主教在教会里从白天一直坐到晚上,他知道嘉比尔他们是正确的,他也知道这里的教会符合上帝的心意,但是想到政府给梵蒂冈的压力,他又不知道如何权衡。晚上红衣主教终于做出决定,为了梵蒂冈教会的利益,他决定要牺牲这里的安全区,他告诉嘉比尔:“你们也要离开这里。”嘉比尔告诉主教,他不会离开这里,会一直陪着他们。而瓜拉尼人更是无法理解主教的决定,相比于首领直率的质问,主教诡辩的回答让人失望。

 

土著首领:上帝的旨意是要我们离开树林建立教会,我们不明白白上帝为什么改变心意。

红衣主教:我没办法了解上帝的理由。

土著首领:我又怎么知道你了解上帝的旨意,我认为你在替葡萄牙人发言。

红衣主教:我个人并不代表上帝发言,但我代表教会发言,教会是上帝在地上的使者。

土著首领:为什么不和葡萄牙国王说?

红衣主教说,我说过,但他不听。

土著首领:我也是国王,我也不听你的话,我信任你们是错了,我们将尽力奋战。

 

四、向死而生

 

有了红衣主教的裁决,西班牙和葡萄牙殖民者立刻将罪恶之手伸向教会,健康的人直接被当做奴隶,小孩则直接被丢掉。昨天教堂里还充满了美丽的歌声,今天却到处是绝望的呼喊。面对灾难,罗德里戈重新拿起了丢在水中的剑。为了保护瓜拉尼人,他决定要和殖民者殊死一搏,在出发之前,罗德里戈请求嘉比尔给他祝福祷告。

 

但是嘉比尔并不赞成以暴力去对待暴力,嘉比尔告诉他:

你如果是对的,上帝会赐福你;

你若错了,我赐福也没有用。

如果武力是对的,则世上容不下爱。


虽然嘉比尔没有为罗德里戈做祝福祷告,但却把自己脖子上的十字架送给了罗德里戈,而这个十字架正是电影刚开始殉道者的遗物。

 

面对入侵,瓜拉尼成年男人跟着罗德里戈去抵御侵入者,剩下的妇孺则和嘉比尔在教堂中祈祷。瓜拉尼人的长矛、弓箭始终无法抵御殖民者的船坚炮利,大家都倒在敌人的枪口之下,而目睹了一切的瓜拉尼小孩眼中充满了绝望和悲伤。

 

当殖民者打破了瓜拉尼人的防线之后,他们将大炮对准了教堂。这个时候,教堂响起了美丽的歌声。面对熟悉的敬拜场景,士兵们不禁在胸前手划十架,口里念念有词,有些人嘟囔着说:“我才不要做这事呢!”可是冷酷的军官仍然命令士兵开火。

 

很快,教会着起大火,嘉比尔举着十字架,带着妇女和儿童走向子弹和死亡。嘉比尔倒在血泊中,旁边的瓜拉尼人则继续举着嘉比尔的十字架继续走向殖民者,直到所有人都倒下。而前来营救他们的罗德里戈也被乱枪击中,倒在地上。罗德里戈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是那么的无力,他看着所爱的瓜拉尼人一一被杀害,但他却无能为力。但是当他看到嘉比尔时,那一刻又是那么的平安。

电影最后以《圣经》约翰福音1章5节结束: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

 

五、谁是胜利者

 

在壮丽的南美风景中,这部史诗般的电影没有将重点放在展现宣教上,而是在有血有肉的历史处境之下去刻画信仰与现实之间的张力,在这种张力中真真实实地展现了信仰的伟大。面对邪恶的殖民政府,红衣主教选择了权衡利弊下,牺牲无辜者的信仰自由和生命。而嘉比尔和罗德里戈却选择了向真理忠贞,用生命来捍卫真理。

 

但正如圣经所言:得着生命的,将要失丧生命,为上帝失丧生命的,将要得着生命。红衣主教在得知殖民政府对瓜拉尼人的屠杀之后,陷入到终身的懊悔和痛苦之中。而嘉比尔和罗德里戈虽然走向了死亡,但却获得了良心的自由,刀剑的权柄并没有隔绝他们与基督的爱。

 

谁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呢?难道是患难吗?是困苦吗?是逼迫吗?是饥饿吗?是赤身露体吗?是危险吗?是刀剑吗?(罗8:35)

 

因为我深信无论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权的,是有能的,是现在的事,是将来的事,是高处的,是低处的,是别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们与神的爱隔绝;这爱是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的。(罗8:38-39)

 

一个人怎么看待“死”,就会怎么看待“生”。在没有信仰的人看来,子弹打败了信仰,因为他们认为死后什么也没有,所以为了生,可以不惜一切代价,甚至牺牲真理。但是对于信仰上帝的人来说,信仰打败了子弹,因为他们知道死亡并不是结束,因为基督已经胜过了死亡的毒钩。所以信仰不仅能够赋予嘉比尔和罗德里戈面对子弹的勇气,更赋予了他们面对子弹的意义。

 

这段历史似乎离我们很远,但是日光之下永无新事。过去是殖民化,今天是世俗化;过去是子弹,今天是……面对各样的环境、试探甚至逼迫,你是权衡利弊,牺牲真理呢?还是像嘉比尔和罗德里戈那样去向真理忠贞?

 

愿神保守他的子民,在这地上践行真理、发光做盐,传主耶稣的福音直到地极!(原载公众号:六百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