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云社演员筹款遭质疑,网络互助该如何让人信任?

遂宁城市网 2019-09-09

努力码稿的小浪 创业邦



德云社演员筹款遭质疑,网络互助该如何让人信任?


▲德云社演员吴鹤臣筹款截图


邦哥推荐:也许吴鹤臣自己都想不到,第一次上热搜竟是因为生病筹款。 德云社演员、筹款100万、北京有房有车……这一系列关键词刺痛着网友们的神经,骗捐、“不劳而获”的质疑声席卷而来。与此同时作为平台方,水滴筹称对房产车产无权进行审核,也让用户担心网络募捐平台是否能将爱心传递给最需要的人。文 | 新浪科技 (ID:techsina)作者 | 张泽宇

近年来,诈捐、骗捐等现象层出不穷,导致有关网络募捐的质疑声一直都未停歇过,人们不断在思考网络募捐的边界到底在哪里?网络互助该如何让人信任?

01

网络互助屡遭质疑


德云社演员筹款一事并非网络互助第一次站在风口浪尖。

2018年7月,邓女士的20岁女儿小黄突然高烧不退,当天就住进了ICU,在病友的建议下在水滴筹发起筹款,仅仅几天就收获了超过25万元的捐款,完成提现后,女儿病情也恢复稳定,邓女士向各位好心人表示感谢。

故事原本到了这就应该结束了,但仅仅几天后就有网友爆料称,邓女士一家并非无法负担这些医药费,其本身在南宁家粉店,有奥迪车,还有房产。

得知消息后,有网友觉得自己被骗了,便在QQ空间中匿名私信女儿小黄,表示“错付了善良”,甚至还有人施加以网络暴力。小黄也爆发了,并写下了“我妈能挣多少钱关你什么事?老子住的房就算几百万关你什么事?”

小黄后来也意识到自己错了,向网友表示道歉,而邓女士也表示,将变卖家产并把善款退还给各位爱心人士。

经过这件事之后,水滴筹发布声明称,“我们始终认为信任是整个互联网大病救助行业的基石,一直要求患者必须提供真实有效的信息材料”,并将房产车辆信息升级为发起筹款时必须提供的基础求助信息。

水滴筹表示,个人求助不同于慈善募捐,是社会成员之间的互相帮扶行为,将加大投入进一步完善求助信息登记流程,加大审核力度。


德云社演员筹款遭质疑,网络互助该如何让人信任?


▲水滴筹声明截图


类似的事件并非孤例。此前,在东莞打工的王浩被当地医院确诊患上肾衰竭并到了尿毒症期,向社会募捐50万元,并最终通过轻松筹筹集到87226元。但仅仅过了3个月,王浩就发布朋友圈,在4S店内提了一辆10多万的汽车。事件曝光后,王浩被质疑挪用善款,但平台表示筹款已结束,是否被挪用无法通过平台查询。

2016年,一位德国留学生为治疗白血病在轻松筹筹款超过50万元,但随后被曝光在德国的注册大学学生都需要强制购买公保医疗保险,治病和药费大部分都可以报销,遭到质疑,随后平台冻结了该求助信息,使其无法提现。

屡次曝光的不良案例透支着人们的爱心,但从目前来看,平台仍无法对房产车辆信息进行审核,不断暴露着的缺陷,也让部分人有了可乘之机。

02

为获用户在医院疯狂地推

尽管做的是大病求助平台,但作为一家互联网公司,最大限度地获得用户仍是其生存之道。

去年4月,有传言称水滴筹和轻松筹合并的时候,两家不仅双双予以否认,还上演了一场数据之争。水滴筹称,互助日订单量是轻松互助的3倍,水滴筹日订单量占两家筹款平台日订单量综合的55%。而轻松筹则表示,在健康保障市场有超过50%的市场占有率,是绝对的市场第一。

哪方数据究竟更好无法考证,但在这背后,是双方在线下“地推战争”的结果,他们雇佣大批地推人员、志愿者长期到医院进行“上门服务”。

德云社演员筹款遭质疑,网络互助该如何让人信任?


▲图片来自网络,对个人面孔均已做打码处理


新浪科技在多家招聘网站上发现,水滴筹、轻松筹均在各地招聘地推专员以及兼职人员,其中最重要的职责就是要在医院推广产品,帮助患者发起求助,筹集资金。

部分招聘在推广时还为这些地推人员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医院大使”、“爱心大使”,兼职人员的工作地点直接写成各大医院,工作内容主要就是扫楼发传单,如果在其帮助下发起了筹款,还将获得20-60元一例的提成。

除此之外,部分地推人员的招聘条件里明确写着“有文案写作功底优先”,需要帮助潜在用户撰写求助文章。

对于互联网公司来说,地推是一个非常普遍的事情,但将爱心和利益相关联之后,整件事情都变了味。

为了获取用户,这些地推人员采取的方式近乎疯狂。据财经网报道,湖北某医院的刘护士称,医院对于这些地推人员的工作方式已经非常不满。不分时段,不分科室的给每个住院患者推销业务,已经严重影响了医院正常的工作秩序。

“他们经常一帮人进入病房,围着患者介绍业务,也不管患者的家庭经济情况是不是困难,就让你参加,而且把宣传单放的哪里都是”,按照刘护士的说法,官方所雇佣的地推人员为了自身利益,也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平台上的不良风气。

03

实测:PS病例证明也能通过审核


新浪科技在水滴筹和轻松筹两款个人大病筹款App上发现,发起筹款均处于最明显位置,平台努力传递出筹款简单、快速、可信赖的感觉,其中水滴筹还明确写着“不会写筹款文章?2分钟填信息,立即开始筹款!”的字样,下放滚动着其他用户成功筹集的金额。

点击发起筹款后,均在上方明确提示可以快速生成筹款信息,填写目标金额、为谁筹款、患者姓名、疾病名称等简单几个选项就能生成一篇“感人”的求助说明。

“帮帮我!让身患XX的我在人世上活下去”、“疾病的噩耗让我们几乎精神崩溃,治疗费用更让我们的家庭陷入了绝境”、“我们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走投无路才向大家求助”……仅仅手指一触,系统就自动生成了“悲惨经历”,甚至还有“确诊后爸爸就像苍老了二十岁”等细节,通过此种方法来吸引眼球。

德云社演员筹款遭质疑,网络互助该如何让人信任?


▲水滴筹(左)与轻松筹(右)自动撰写的求助文案


完成此步骤后,需要填写与患者的关系、姓名及身份证号,并上传医疗材料,便可以提交系统审核,通过之后方可正式开始筹款。而对于未全部填写完成的用户,平台也会通过短信以及电话的形式进行提醒。

按水滴筹客服的说法,会在10分钟内对基本资料进行审核,审核成功后才能开始筹款、提现。但如此审核真能像客服说的那样确保安全性?

新浪科技在网购平台上发现,诸多店铺都声称能够定制医院的收费单据,收费从100元-200元不等,还可以加盖公章,达到以假乱真的效果,经媒体实测,网购票据可以通过平台审核。

更令人不敢相信的是,通过图片软件PS的诊断证明,也能通过平台的审核。新浪科技在网上中搜索出一张医院诊断证明,并通过图片软件修改一些基本信息后,上传到两个平台。

几分钟过后,其中轻松筹提示因有遮挡或修改的痕迹审核未通过,随后工作人员拨打电话称要进行视频认证,而水滴筹则通过了信息,在短信中提醒“可以开始筹款了”。

德云社演员筹款遭质疑,网络互助该如何让人信任?


▲虚假诊断证明通过水滴筹审核,可以进行筹款


不过通过该审核过后,仅仅是可以开始筹款,不能进行提现。水滴筹方面表示,“病情证明材料经平台初步审核,但还未通过求助人社交网络的监督验证以及提现公示验证等多个环节,无法完成提现。”

新浪科技发现,仍需要填写患者身份、收款人身份验证、诊断证明、增信补充4项信息,通过审核后方可进行提现,不过其中增添的内容也只有手持身份证照片、银行卡、房产车辆情况等,并要求再次上传诊断证明,并不需要增添新的医疗证明。

值得注意的是,在提交信息的下方,两款App均有用户承诺,提出用户提交的信息不存在任何虚构、隐瞒和伪造的情况,所筹款项将全部用于治疗和康复,若有违背,愿承担全部法律责任,并赔偿相关方所有损失。而在用户筹款界面平台也进行声明,称求助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真实性由信息发布者个人负责。

04

网络互助该如何让人信任?


从目前来看,平台更多的是通过用户的被动承诺来进行约束,以此来要求用户提供信息的真实,但从平台来说,对资料审核不到位,骗捐诈捐事件屡次发生,也让用户对网络募捐的信任值大打折扣。

另一方面,个人求助也缺乏法律的规范,一直打着擦边球。2016年3月,全国人大审议通过《慈善法》虽然不允许个人开展网上募捐,但对个人网上求助却并未明确提及。

民政部表示,个人救助不在慈善法规制的范围内,并在四部委印发的《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中提出,个人通过网络服务提供者发布求助信息时,平台应当在显著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

这并不意味着平台没有责任,2018年7月,北京市民政局发布《北京市促进慈善事业若干规定(草案征求意见稿)》,明确提出“平台事先应对其发布信息的真实性进行必要的审核并在发布信息时进行风险防范提示”。

不过平台审核究竟能有多大权限?微博法律博主@谈典看法 表示,目前并没有法律法规明确规定平台审核权限范围,所以对车产房产这类个人信息的收集还存在一定的法律障碍,需要从立法层面加以解决,但对病例真实性的核实却十分有必要。

“对于众筹平台来说,虽然事前的审查工作量太大,涉及的权限很多,很难做到”,四川循定律师事务所律师都燕果建议,可以让受捐人采取其他方式来证明自己的真实情况,例如不仅是提供病历,还可以要求拍摄视频,以及其他病友的证明。

与此同时,对于发布求助者的不良行为也应当加大惩戒力度。都燕果律师建议,众筹中涉嫌诈骗的一经查实就应该纳入征信失信人员名单,涉及刑事犯罪的就追究其刑事责任。

德云社演员筹款遭质疑,网络互助该如何让人信任?


▲图片来源: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


不可否认,互联网拥有着巨大的传播力,能帮助许多病人走出困境。官方数据显示,2018年,民政部依据《慈善法》指定的20家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共为全国1400余家公募慈善组织发布募捐信息2.1万条,募集善款总额超过31.7亿元。

但个人求助并不数据募捐范围,不良事件屡次发生导致争议不断,用户、平台责任划分不清楚,产业整体仍需规范。

在德云社演员众筹事件背后,无疑是对网络互助又一次检验,是对爱心标准的重新定义。有房有车的病人该不该进行众筹?平台应该要履行哪些监管责任?募集资金是否真的能给到需要之人?是否应该加大惩戒力度?这些问题都需要多方共同作出努力。

正如人民日报所评论的那样,“爱心是有限资源,雪中送炭比锦上添花更有意义。助力轻松筹,平台更要把好关,善意不被透支,爱心账户方能存续。”

(注:通过虚假内容发起筹款为不良行为,作者操作仅用于验证,捐款为熟人操作,目前已经关闭该笔筹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