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我是天煞孤星,亲人们一个个离我而去

点评汽车网 2019-08-13

前言:我是一个男孩子,出生于1988年,出生那天下着鹅毛大雪,俺们那疙瘩比较落后,女人生孩子都不去医院,一则医院太远;二则医院花钱。


一般,请有接生经验的接生婆婆去家里,孩子生下来后,给接生婆婆几棵腌好的酸菜和十几个鸡蛋,条件好的再给包个红包。


接下来的故事,就是围绕在我身边发生的,所有的奇怪或诡异或惊悚的事情,当然,现在的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只是当时对于我的家人而言,那真是一场接一场的灾难················


01


我出生前,爷爷奶奶就定好了接生婆婆,是这附近远近闻名的蔡婆婆,说好了是男孩,就五十颗鸡蛋外加半扇猪肉;女孩的话就减半。


母亲从早上就开始阵痛,为了缓解这种痛苦,父亲每隔十分钟喂她喝一碗麦乳精,足足折腾了十几个小时,一直到晚上八九点钟,母亲才见红。


蔡婆婆在内屋忙活半宿后,爷爷奶奶才听见几声类似小猫叫的声音,这是我出生了!


听父亲说我通体雪白,像边界处的俄罗斯人种,眼睛大而有神,小红嘴巴嘟嘟着,要不是胯间的那一嘟噜,没人相信我是男孩。


东北那边,是要给孩子过满月的,头一天我爷爷奶奶去林子里打野兔子,直到天黑也没回来,父亲和叔叔们打着灯笼去找,这才发现爷爷奶奶是从林子的高处滚落了下来,脑袋都扁了。


后来村子里路过一个道士,到我家讨水喝时,看到穿着开裆裤满院子爬的我,便对母亲说:这个孩子,你让他吃奶吃到八岁吧!


母亲不解追问原因,道士端起碗来将凉白开一饮而尽:天机不可泄露!


小时候的我,真是细皮嫩肉,那皮肤好得真是简直了,拿着放大镜都看不到毛孔,每次母亲抱我出去赶集,总会有婶子大妈掐我的小脸,直说这小子投错胎了,应该是个姑娘啊!


02


母亲呢,终是没有听游方道士的话,在我两岁那年春天,便把奶水给我掐了,断了奶水的我哭得撕心裂肺,但是哭着哭着就笑了,胖嘟嘟的小手指着窗户那叫:爷爷,奶奶,父亲打我的手!


第二天早上,父亲发现素来勤快的母亲,一直躺在炕上没动静,嘴里骂骂咧咧的:败家媳妇,不瞅瞅这都几点了?还不起来!这才发现母亲双眼紧闭,已经咽气好长时间了!


单身男人拉扯一个小奶娃,免不了日子过得粗糙,幸好我长得招人待见,不到半年,父亲便新娶了一个媳妇进门,平心而论,后妈待我真不错,还是那句话:我那小俏模样,天生就招人待见。


我三岁那年,后妈给我添了一个小弟弟,后妈掀起衣服露出奶·头的那一刻,我哇一声哭了,小弟弟像个狼崽子一样,紧紧叼着其中一个奶头不撒嘴。


后妈看着我可怜巴巴的样子,说:石头,要不你吃两口?


我破涕为笑,三下两下窜上炕,直接拿头拱开后妈的衣服,准确无误地叼住奶头使劲吸吮起来,很快后妈圆鼓鼓像个皮球一样的奶,干瘪了下去。


从此,我跟弟弟便一起吃奶,一直吃到弟弟两岁,我五岁。


我喊后妈娘娘,娘娘厨艺很好,我喜欢看她挽起袖子和棒子面的样子,大铁锅烧热了,娘娘一手甩一个圆饼子丢进去,“啪,啪”绕铁锅一圈,不一会功夫,饼子被烤得外焦里嫩好吃极了!


对了,我叫石头,我弟弟叫石峰,后来到了我们上学的年纪,我便每天带石峰一起去上学。


03


大概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学校里面召开秋季运动会,教育处孙主任喊我去广播室拿资料。


忘了交代了,长大后的我越来越像女孩子,皮肤白皙细嫩得不像话,眼睫毛长得简直比女孩子的都长,姨姨说我是天上的仙女,下凡投胎的。


当我一走进广播室,“嗡”脑袋里像有什么被撞击了一下,有些头重脚轻站不住的样子,教育处主任当时应该五十来岁年纪,干巴瘦的一黑老头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平时喜欢背着手,看上去很严厉的样子。


他突然笑咪咪地看着我:石头,老师很器重你,知道你是个懂事听话的好孩子。然后用手摸了一下我的脸,说:好滑呀。


说完,做了一个很奇怪很恶心的动作,拿他刚才摸我脸的手,放到了他的嘴边,伸出长长的舌头一下一下地舔着,我感觉不太对劲,往门口一步一步退着,却被他一把揪了过来,把我反身摁在了桌子上。


妈呀,这是个老变态啊,屁股有凉风,他把我裤子褪下来了!


我拼命地反抗着,老变态发出一声惊呼:天呐,我敢说,这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屁股,又白又细又嫩,肯定会很好吃!


我感觉有一个湿漉漉的东西,正在一下一下舔我的屁股。屁呢?屁呢?屁怎么不来?赶紧来几个大臭屁熏死他!


不知道哪来了一阵风,吹起了广播室蓝色的窗帘,但是,在那窗帘背后分明有一张青紫的脸,在目不转睛地盯着我,“啊,啊”我忍不住失声尖叫:你是谁?你是谁啊?

背后的人动作停了下来:你在喊什么?


“主任,那有一个男孩子,他满眼是血地盯着咱们,眼睛黑洞洞的,鼻子也在淌血,他赤身裸体,他脖子上还有一道勒痕!他嘴巴一张一合的,他说他是被你害死的!”


有鬼啊!有鬼啊!”大家别误会,这个声音不是我喊出来的,而是教育处主任,他只穿着一条大花裤衩子,便跑了出去。


04


原来在四年前,这个变态的教育处主任,就将魔爪伸向了低年级的男生,起初还只是猥亵,在他的威逼恐吓下,连续玩弄几个男生后,并没有家长找上门来,他的胆子也慢慢大了起来。


死去的这个男孩子叫星子,他父母一直在外打工,一两年才回来一次,他跟着爷爷奶奶生活,有时候刮风下雪啥的他就不回家了,因为他没有雨伞雨鞋什么的,他会在学校教室凑合一宿。


悲剧,就发生在一个风雨之夜,星子被教育处主任骗进了广播室,三下五除二地剥下了他的裤子,将他反摁在课桌上。


星子拼命地挣扎使劲地叫喊,但他微弱的声音全然被淹没在风雨声中,随着这个恶魔上下地蠕动,星子也绝望地放弃了无谓的挣扎,他伸出一双稚嫩的手,无力在空气中挥动着·········


不知道是星子年纪太小,还是恶魔太过于暴力,事后星子的后臀部位满是血污,再加上外面雷声大作,教育处主任恶从胆边生,抽出裤腰带使劲勒住了星子孱弱的脖子,可怜的星子双腿无力地蹬了几下,便彻底没了气息。


最后,星子被恶魔从窗户那扔了下去,头朝下栽到了学校冰冷的水泥地上,眼珠子都被摔了出来,身后的鲜血很快被雨水冲刷得干干净净,似乎这罪恶的一切,都不曾发生过!


不要问我怎么知道得如此详细,肯定不是恶魔主任跟我坦白的,而是我脑海里浮现出来的,就像看电影一样,一幕幕如此逼真。


事情的处理结果,想必大家都猜到了,年老体弱的爷爷奶奶相互搀扶着来到学校,将孙子的尸首认领了回去,学校说是意外坠楼,象征性地赔偿了五千块!


一条鲜活的人命,换来了薄薄的五千块!有时候,人命真的贱如草。


我把这一切都说出来的时候,甚至每一个细节都讲述出来的时候,作恶多端内心终是惴惴不安的吧!恶魔的精神濒临崩溃边缘,语无伦次地向派出所自首了!


05


这是我第一次如此清晰地接近死亡,这种感觉很不美好,头疼欲裂,如此真实的感觉,让我胃部产生了剧烈的不适。那天,我蹲在学校的操场上,吐了很久很久。


一连三天,我吃饭都没有胃口,看到娘娘给我端上来的豆腐脑,就想起那个男孩子白花花的脑浆子,石峰个小吃货,我趴在桌边干呕不止,他却说哥哥不吃我吃两碗,呼噜呼噜全吃完了。


娘娘摸摸我的额头烫不烫,又摸摸我的肚子硬不硬:石头,你这是咋滴了?要不,咱去乡卫生所找个大夫去看看吧!


我无力地冲她摇摇头:娘娘,我没事的。


各位是不是十分好奇,我为什么不跟家里人讲,前面我有说过,我亲妈走的时候我看到爷奶了,小时候童言无忌张嘴就说了出来,被父亲呵斥了一顿。


还有一次,我家邻居媳妇是买来的,那户人家的儿子小时候生了一场大病,便停止发育了,身高一直在一米二左右,就是我们所俗称的侏儒,三十好几了娶不上媳妇,后来不知道花多少钱买了一个外地媳妇。


办婚事当天,我和石峰也跑去看热闹,我就看见一个长得高高瘦瘦戴一顶白帽子,还有一个矮矮胖胖戴一顶黑帽子的人,两人从大门口飘了进来,真的是飘进来的,我指着门口说:黑白无常来啦!


不过几分钟功夫,里屋便传来了哭爹骂娘的声音,原来新媳妇性子烈,不待见自己这个侏儒老公,扯了几尺红绸子把自己活活吊死了!


父亲回去后就把我暴揍了一顿,拿着鞋底子撵得我满院跑:我叫你小子胡说八道!后来按住我一顿暴打,屁股都肿成两个了,要不是我娘娘死命拦着,恐怕我小命都没了!


后来,我再看到什么奇奇怪怪的人,都不敢说出口了,这次在学校也是因为自己人身受到侵犯和威胁,在那种情况下,不得不自保!


06


但那次事件,还是给我造成了不小的心理阴影,以至于村里那些婶婶大娘,再跟我开玩笑摸我脸蛋时,我会不由自主地躲开。


她们说:呦,石头这是长大了,知道害羞了呀!啧啧,白瞎了一大小子,就这俊模样,要是个闺女,可以上电视当明星啦!


我没有读完高中就辍学了,一呢实在是不爱学习;二呢家庭经济条件有限,娘娘能供我读到高中,我心里已经是千感激万感激了,对于我的弃学,父亲也没说什么,倒是娘娘苦口婆心跟我说了很多。


只是,我内心已经打定主意任何人劝我都不再回头,我对娘娘说:石峰学习成绩好,以后咱们一家人供他一个好好念书,一定要念出个名堂来!


从此,我开始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活生涯。


说来奇怪,这整天被毒太阳烤着晒着,被风吹着,我这皮肤愣是一点没晒黑也不粗糙,还是那么白嫩。长大后的我,越来越反感别人说我长得像大姑娘,只要一有人说这话,我便立马拉下脸来。


后来,一个煤炭厂招工人,包吃住一个月800块,石峰正读高二学习成绩优异,老师都说了这孩子考上一本绝对不成问题,我便跟娘娘和父亲商量,打算去煤炭厂上班两年,给石峰把学费赚出来。


只是这一去,竟发生了一件诡异的事情,这件事情让我的家庭发生了巨大的动荡和变化,让十八岁的我,第一次审视自己的出生是不是一场灾难?!


故事已完结人生还在继续


文|石头

编辑|瘦瘦

历史推荐


灵异|旅游之酒店撞见母子鬼

青爷| 我动了她的男人,她喂我一包老鼠药

青爷| 最无助时,婆婆推我上绝路

青爷| 人渣父亲回头,却将我告上法庭

  ▼ 神婆神棍灵异出马仙,看青青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