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远:从关注中国贫弱转向航天和华为,西方角度看中国的心理变迁

车威网 2019-05-14

高远:从关注中国贫弱转向航天和华为,西方角度看中国的心理变迁

高远

20年前初到法国,中国留学生走在街头,一般被认为是日本人,法国人常会用日语打招呼“こんにちは(你好)”。要么以为是韩国人,用韩语打招呼안녕하세요(你好)。或者以为是新加坡或港台人,用英语打招呼,无论如何,基本猜想不到你是中国人,更预料不及现今法国人在街头同样遇见亚洲人,会用中文问候“你好”,很多法国人统统把亚洲人归类为“中国人”了。

二十年前,打开电视和报刊,法国主流媒体谈论亚洲,首先关注日本、韩国,然后新加坡与港台形势动态。有关中国报道多半为负面:98年发洪水,部分地区传染病(其实就是流感),03年闹非典……说了归其,西方的新闻报道报道中国,除了贫窭、就是灾难,除了落后,就是疾病,在他们的概念里,似乎富裕的好生活注定与中国人天然绝缘、毫无瓜葛一般。

高远:从关注中国贫弱转向航天和华为,西方角度看中国的心理变迁

驻法大使谴责安倍

我曾问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参加留法勤工俭学运动到法国的华侨前辈们,法国人那些年代怎么看待中国?老先生们说,那会儿法国人对中国的印象,一点中国古老文明的影响下的神秘感外,就俩字:“穷”和“乱”。那时节中国也真是穷苦。战乱不断,烽火连天,国破家亡,民不聊生。特别是日本人侵华时期,就是亡国奴了。现在年轻人没法理解。

我又问:“法国人表现咋样?”老先生们答:“打个比方,一件很平常的生活琐事—理发,你都没地方去!为什么?没有一个理发店让你进门,看见中国人进来立刻轰你出去。那种滋味,比刀割还难受。

高远:从关注中国贫弱转向航天和华为,西方角度看中国的心理变迁

听说有一次,几个同学实在气不过,返回来找理发店评理,对方根本不给解释,直接关门不许进门。同学们气急要砸门。店主没办法才出来央求说:“不是不给你们理发,给你们理完,别人就不来了,因为他们说你们身上有病菌,附着剪刀会传到身上。法国人也不可能坐中国人理发坐过的椅子。给你们理完发,我就得关张”。这些事情,别说国内人,就是现在老留学生也很少有人知晓的。

西方人看中国,从百多年前战乱贫窭的鄙视到49年解放中法建交的平视,再到改革开放注视以及如今多多少少的仰视。180度的心理转向,是经历了一个复杂、纠结、不相信的怀疑到不愿相信事实再到不得不承认现实的五味杂陈的心理过程。二月河先生说得好:“以我读的这些史实,无论表面上怎么说,没有哪儿个国家愿意看到中国富强(大意)”,这话可算犀利箴言。

高远:从关注中国贫弱转向航天和华为,西方角度看中国的心理变迁

可以这么说,中国越强盛,生活在国外的中国人就越受尊重,这是一个个人人皆知又人人受益的道理。从西方人复杂的心理情感中,中国由贫窭到富足,由一穷二白到放星追月,板荡百年过渡到民族复兴,要写的话,恐怕几部厚重论文也无法囊括尽数。中国的现代化历程,从工业荒芜到今天的航天奔月,华为爆款。换个角色想想,搁谁谁也心里也不舒服,尤其是习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老牌资本主义国家而论,更是如此。从西方角度看中国的发展变迁,不在国外亲身经历,很难感同身受。

高远:从关注中国贫弱转向航天和华为,西方角度看中国的心理变迁

那么,为什么西方人过去高高在上变做现在的提心吊胆或者说草木皆兵了呢?原因诸多,但有一点是他们必然走向败落的重要理由,那到底是什么因由呢?时间关系,下次与您仔细道来。

(高远看法国)